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489999.com >
照骗、套路、拉黑……大龄青年的网恋死于现实
发布时间:2021-09-10

  :不管是寻找灵魂伴侣,还是探索心动信号,抑或是为了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心照不宣的默契中,越来越多的社交软件正承载着人们复杂的情绪和情感的寄托。

  在一款slogan为“跟随灵魂找到你”的网络社交平台,随手上滑广场帖子会发现,有人失恋寻求安慰,有人“凡尔赛”附身,有人站在楼顶看城市夜景,有人游戏通关孤独求败,有人秀恩爱,有人泄怒火,有人只发图从来不说话,有人只听别人声音从来不开口,而对于那些认认真真写着自我介绍以及择偶标准并且在个人主页置顶的大龄未婚人士,更多是在寻找或者等待一段感情的开始。

  摒弃好友基本都是熟人的微信和QQ,以及意图明显的陌陌、探探等软件,在结合“树洞+轻社交”的匿名交友系统里,只要注册好账号并填写好个人信息,分配一个“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已经成为可能。

  基于个人信息的丰富程度以及性别取向,在大量的用户群体基数上,主动进行灵魂匹配、语音匹配,甚至视频匹配都可以认识新的“朋友”,而如果你刚好比较懒,则可以自动开启“恋爱铃声”,等待别人主动跟你打招呼。

  在匿名网络社交状态下,是否能有一场愉快的聊天,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往往被视为最大的变量。

  像多数人一样,贾青不喜欢这样的开场。她在自己的主页写道:聊天需要正确的打开方式,否则就是无聊。有人问:“那应该说什么?”她没有再回复。

  网络社交中,人往往会不自觉把对方物化为具体的数据,然而却很少有人愿意自己被这样衡量。“在干嘛?多大了?身高多少?体重多少?哪里人?发照片看看?”被网友归纳为陌生社交状态下,最容易引起反感的几种方式。

  为了避免“您好”带来的老套感,84年的陈超常常会在开头加一个“哈喽”,但当两者同时出现在对话框中时,他也并没有表现出自信和轻松。

  打了无数个招呼,但是回复者寥寥无几。“怎样的开场白才会引起你的注意?”陈超想了很久。

  既不想显得轻浮又不想表现得像在“查户口”,他索性放弃了这项对他来说艰难的准备工作,直接以“您好”开始。好在系统的自动匹配功能,缓解了他无从开场的尴尬,40多天的时间,算上打了招呼就不说话的人,陈超的聊友超过了两百人。

  然而,在日活跃用户近千万的系统里,贾青找不到可以聊天的人,看到几乎快上千的未读消息,她并不想去破坏这种近乎偏执的强迫状态,只是习惯性的看着数字每天一点点刷新。

  在陌生社交中,聊天最大的乐趣莫过于棋逢对手,你抛出的点他秒懂,他扔回来的话你也能立马接住,贾青没有遇到。多数人遇到的往往是长相符合期望值,一开口则完全不在同一个频率的,也有网上相谈甚欢,见面则失望而归。

  对于陈超来说,大量的用户基数和每天无限次的匹配,从线上到线下的约见并不是难事,“每两天就可以约见至少一个人,当然如果你有时间,可能更多。”但目前对他来说,最难的不是见面的问题,而是很难碰到一个“合心合意可以结婚”的人。

  陈超第一次见面约在了女孩家附近的一家火锅店门口,175的身高,寸头、微胖的他,因为离异的原因,在等待的时候有点不自信。

  然而,起初的忐忑在见面的那一刻变成了尴尬。最终让他奔溃的不是颜值,而是体重。

  “照片中看起来100斤,线公斤”成了他内心完全抗拒的事实,“甚至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他没有耐心再去探究对方有趣的灵魂,尬聊了十几分钟后,陈超以有事儿为由,逃离并婉拒了对方一起吃饭的邀请。

  在匿名社交软件上,陈超拉黑过很多人。有的是他觉得长得丑,有的是他觉得皮肤黑,有的是因为一上来就开口要礼物,有的是因为他觉得长得太显老。

  意外每天都会发生,注册账号后的短短四十多天,在陈超身上发生的故事并不少。有刚开始聊得挺心动的,但最后加上微信发现是想给他推销茶叶的,也有玩彩票的、借钱的。有个姑娘说自己遇到点儿事儿,只要给她十万块钱,什么都能听他的,包括结婚。“什么人都有,就看你的运气了。”这算是他四十多天来的经验之谈。

  在聊了无数个“朋友”后,陈超遇到了一个各方面都很满意的女孩,只不过后来因为对方日常花销太大,最终还是分手了。

  短期高频聊天会产生暧昧,而长期的聊天又会让人产生依赖,贾青并不想因此就开始一段感情。作为一个洁癖者,相亲对象有牙垢、有口气、头发油腻、眼镜镜片有油渍手印、衣服领子有头屑,甚至嘴唇干裂、发量太少等细节都令她无法容忍。

  去年夏天,贾青在线下见了一个聊了三个月的网友,两人约在一家日本料理店见面。因为是榻榻米的包间,进去吃饭需要脱鞋,当对方一脚踏进来的时候,她隐约闻到了一股脚汗味,出于礼貌和自我克制,她几乎全程都以“嗯嗯”作为回应。回去后,贾青给对方发了一条消息“我们不合适”,然后拉黑了对方。

  人始终都在谋求某种确定性的生活方式,撸猫、追剧、吃饭构成了贾青下班后的全部生活。32岁的她漂在上海十年,一个月收入一万五,除去四千五的房租,剩下的钱可以自由支配。

  像陈超和贾青一样,很多人试图在网上寻找爱情甚至期待婚姻,但后来渐渐发现,真爱求而不得,匿名社交的假面之下,暴露的是另一个更真实的自己和更真实的人性。

  舟舟已经很久没有再登录网聊账号了,主页的背景墙上是她拍的一张写真照,长发披肩,团扇遮面,身着红色长裙的她慵懒地半靠在窗台。在她的夸夸墙上,有人留言:A爆了。

  与其他人相比,舟舟与王胜学从线上的倾慕到线下的牵手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王胜学曾告诉舟舟自己在杭州有一家外卖店,养家不成问题,但是为了以后的日子更好,还想再开个分店。

  去年四月份决定在一起,第一个月俩人几乎天天连麦,五月份开始,王胜学就以各种理由开始向她借钱,并且让舟舟向父母要钱,甚至让她去办信用卡套现。父母的钱加上自己的存款,再加上信用卡和花呗的套现,舟舟前后给了王胜学近10万块钱。

  直到10月,王胜学以资金周转为由最后一次要钱没有得手后,便很快拉黑了她,此时距离他们相识刚好半年的时间。在王胜学消失的三个月里,电话停机、微信不回,想起这些,舟舟就哭,“翻看聊天记录才知道自己有多傻,一开始就已经在套路我了,最后一次要不到钱就冲我发脾气,然后就铺垫好跑路了。”

  花呗未清、九价未打、驾照未考、车房未买、工作未定、存款没有,但生活还在继续,她说从没想过28岁的年纪还会如此狼狈。除了花呗,信用卡上7万元的债务已经进入偿还期了。

  舟舟把所有转账的截图发给了王胜学,并警告他,即将走法律途径维权,但始终没有等来回复。而她心里很清楚,这样的“威胁”已经起不到任何作用了,没有办理当地居住证,就没办法在当地起诉,最重要的是,她甚至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证号码。

  在舟舟的求助帖下方,有一个名叫Cheney的女孩留言,当她发现“男友”不是所谓的外卖店老板,而只是那个外卖店的厨师时她奔溃了。但是她不敢分手,更不敢告诉父母,并且还要假装示好,因为她借给他的六千块钱很可能会要不回来,这六千块钱是她的压岁钱,也是她在学校四个月的生活费。

  陈聪遇到过至少有三四个,套路基本很相似。“女孩先主动发照片,看着都很漂亮,然后会打语音,声音也好听,也加了微信,但是还没相处一周就开始要东西,比如买水果、点外卖或者买包包”,当陈聪要求视频聊天的时候,往往会以各种理由拒绝。

  陈聪,瘦、高、皮肤黝黑,90后。他个人主页上的标签是:上班族、流行乐、喜欢杰伦十多年、科比是一生的偶像。

  因为职业的原因,陈聪早上从六点开始,就骑着三轮电动车穿梭于西安市秦都区和渭城区,不算上门取件,每天大概有300多件快递包裹等着他去派送,等待客户间隙或者下班回家吃完饭后他才有时间拿出手机聊会儿天,多数聊友因为他的职业原因或者回消息不及时而拉黑了他。

  慢慢是唯一一个一直与陈聪保持联系的女孩。网聊第一个月,他们交换了照片,三个月后,他们在网上确定了恋爱关系。随后不久,慢慢从甘肃乘高铁出发去西安看他。慢慢出发的前三天,陈聪早早请好了假,他提前告知了家人,女朋友要过来看他。

  因为小儿麻痹症,慢慢走路跛行,胳膊萎缩,一米六的个头,看起来只有不到一百斤。

  在西安的日子,陈聪给慢慢订了酒店,晚上洗脚、白天擦脸,照顾完慢慢的生活起居后,自己再走路十分钟,回到租住的房子。俩人按计划商量着去大唐不夜城,但最终因为太远、路途不便,索性就近逛了逛。

  其间的一次晚饭上,陈聪把女朋友介绍给了家人,事后遭到了家人的反对,这样的结果在他的预料之中。见面之前,慢慢告诉他,自己的腿有问题,但是见面后,陈聪发现,她的胳膊和手也同样生活不便www.ok408.com,“甚至握不了笔”。

  相处几天后,陈聪对慢慢的评价是:长相蛮好,性格蛮乖,就是有点倔脾气,会莫名其妙发火,总是担心分开后感情无法维持。

  在决定见面前,陈聪算了算自己攒下来的钱,甘肃结婚的彩礼很高,而他手里的钱还差很多。

  四天过得很快,慢慢决定返程,两人的婚事谁也没有再提,陈聪把慢慢安全送上了列车,并感谢了她的信任。

  分开后联系渐少,一个多月后,他发现自己被拉黑了,随后他也拉黑了对方,后来他在个人主页写道:假如再也碰不到,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广场时不时有人晒出结婚证,“虽然不知道真假,但还是挺羡慕的。”他说。(文/孙晓媛 校对/李英卓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